Eternal

沉迷于冷圈无法自拔

【仙灵女巫的恶作剧】

李阿烟_糖果店老板:

CP:枪牌,劫慎,亚易,刀e,小法露露
瞎逼写写的脑洞orz(不务正业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崔斯特刚从召唤师峡谷回到家,与烦人的约德尔女巫的对战让他感到有些疲惫。
他把帽子摘下来挂在衣帽架上,似乎有哪里不太对,好像又有没什么不对的。

崔斯特洗完澡时习惯性地照了下镜子,发现自己头上多了一对蓝灰色的猫耳朵。
转身,果然。
他无奈地笑笑,真是可爱的恶作剧啊,仙灵女巫。

只穿着一条薄薄的黑色内裤,他趴在软绵绵的大床上,舒服地叹了口气。
身边擦拭着散弹枪的男人朝他投来嫌弃的目光。
“你脑袋上和屁股上的这是什么鬼玩意?”
“喜欢吗,来自班德尔城的女士送的礼物。”

短暂的沉默,男人一言不发地继续擦枪,忽然一把抓住了在自己大腿上蹭来蹭去的灰色尾巴。
他满意地看到尾巴的主人明显地颤抖了一下。
“小猫咪,再来烦我晚上就别想睡觉了。”
浅浅的笑意浮上崔斯特湛蓝的眼睛,格雷福斯感觉那条毛茸茸的尾巴似乎轻轻地在他的掌心挠了一下。

❤️

每次从召唤师峡谷一同回来后,慎都要仔细地对劫的身体进行检查。
并没有别的,只是检查有没有受伤。单纯是对师弟的关心和医生的本能。
一开始劫其实是拒绝的,渐渐地他却习惯了。
他喜欢慎琥珀一样的眼睛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影子。

今天,他像往常一样脱下装备摘下面罩,一动不动地躺在小诊间的床上。
“身上没有什么伤,只不过…"慎穿了一身医师的衣服,缓缓地摘下口罩,用平静的声音说着令人喷饭的内容,“你头上长了猫耳朵…”

劫有些恼火地从小床上爬起来,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腰。
毛茸茸的尾巴。都是那个叽叽喳喳的小矮子干的好事。

慎摘下医生帽,发现自己的师弟站得离自己很近,一双血红色的眼睛里有难懂的深意。
他突然觉得,那双雪白的耳朵很适合他,露露也真是有心,挑了个和劫的头发一摸一样的颜色。

“怎么了?我头上难道也长耳朵了?”
“是啊,真可爱。”
劫伸手轻轻捏了一下软软的黑色耳朵,然后搂住了他师兄的腰。

❤️

阳光十分温柔的午后,亚索一个人坐在一棵樱花树下吹着萧。
一曲终了,身边多了一个身影。

“回来了?”“是啊,真累人。”
易摘下护目镜和头盔,用手揉了揉自己棕色的短发,突然摸到了一对软软的耳朵。
“亚索,你看这是什么?”
亚索转过头,易大师头上多了一对尖尖的白色耳朵,耳朵尖上还有浅浅的褐色绒毛。
他正用柔和的眼神凝望着自己,深绿色的眸子像上好的翡翠一样温润。

亚索不由得想起自己还年少的时候,长老家的后院里也有一棵樱花树。
每次他练完剑都会靠着那棵树休息,然后总有一只白色的流浪猫从暗处踱步而来,懒洋洋地趴在他身边。和那只猫混熟了之后,他干脆把它抱在膝头,轻轻地挠着它的额头。
他记得那只猫舒服得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,也记得它耳朵上浅浅的褐色绒毛。

回过神时,亚索已经吻上那人柔软的嘴唇。
那嘴唇的颜色总是有些苍白,亚索觉得它像晚樱的花瓣。
是的,他吻了他,在一片缤纷的落樱和晚霞中。


❤️


泰隆靠在床头和他的姐姐卡特琳娜通了电话,卡特琳娜告诉他,今天在召唤师峡谷被露露用奇思妙想变过小动物的男英雄们,都长出了猫耳朵和猫尾巴。
泰隆默默地挂掉电话,宠溺地看了一眼在他臂弯里熟睡的金发少年。
其实他早就知道了。

两个小时前,伊泽瑞尔还在镜子前发着脾气。他帅气逼人的皮尔特沃夫探险家,十亿少女的梦中情人,居然长出了猫耳和猫尾巴,真是太气人了太气人了太气人了!
泰隆在不远处一言不发地看着他,觉得他就像一只炸毛的小猫。
气鼓鼓的小脸…夹在两腿间的姜黄色尾巴…真是可爱啊。

熟睡的少年露出了甜甜的微笑,用脸蹭了蹭泰隆的胸膛,就像一只真正的猫咪一样。
他可能真的累坏了,不知道是发脾气累了,还是因为自己让他累了。
“嗯…泰隆…”少年在梦中呢喃着他的名字。
这个少年不自知,他把一个冷血杀手的心化成了一滩蜜糖。

大名鼎鼎的诺克萨斯刺客温柔地亲吻了鼎鼎大名的皮城探险家,然后也进入了梦乡。

❤️


“维迦迦,你在哪里啊?”露露在房间里找了很久,也没找到维迦的身影。
只是在沙发上找到了维迦的大帽子。
她心惊胆战地掀开那顶帽子。
一只小黑猫蜷缩在帽子地下,软绵绵地朝她叫唤了一声。

评论

热度(157)